武汉买菜记“像打仗一样”的超市采买“我拿到了全场唯一的一根白萝卜”

从位于武汉汉口三环内的小区,步行约16分钟,到方圆2公里最近的商超中百仓储,是艾青不得不外出采买时的路线。就在疫情形势严峻的1月初,艾青父亲曾因动手术住进了武汉的医院、在近十天后顺利出院能居家养护;确保家里每日新鲜餐食营养供给,也是艾青外出动力之一。

尽管从地图导航看,她所在的小区,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3.5公里,距离交通枢纽汉口站2.8公里。和大家一样不得不冒着风险去人流量密集的超市采买,艾青有无奈,更有不解。

“确保复工平稳进行,必须要做好防疫工作,要下绣花功夫、不留死角。”王志强说,以酒精为例,一箱8桶40斤,每天要5箱,共200斤,而口罩,因为工种不同,有的肉鸡屠宰车间员工一天需要六七只,有的只需要一两只,每天200只……

我也尝试过在线购买,2月初的时候我用了“多点”app(注:Dmall,由物美集团提供的线上商超),因为去超市人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在app选购的东西还是有、也可以顺利结算,但往往自提或者送货的时间都是在半个月之后了,所以在线app购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放弃了。

“每天业主群里发起一次团购买菜,价格、品种会被提前发到群里,一般是100块钱一份蔬菜组合套餐,大家看到愿意买就参与接龙,报上自己所要的套餐份数和房号;达到50份或者100份的团购起送数量,交易自动达成,参与的业主付款给商贩或者小区团购组织人,第二天就能去楼下取菜。”她觉得很方便,对于大部分小区业主来说,只需要参加接龙、付款就行了,商贩会把菜放到小区各个单元楼下,各家各户自己去拿。

现在这几次去,菜都是有卖的,供应比较多。有的货品货量比较充足的,晚一点去也会有,比如白菜、土豆、南瓜、萝卜这些更日常供货量更大一些。但是其他供货量稍微少一点的,比如莴苣、玉米、青椒、芹菜等很多品种都是,去晚了就没了。

我那次是第一次真的看到蔬菜区整片整片的区域都是空的。我留意了一下,其他百货区,比较空的区域是方便面和盐(去了两次盐都卖光了),调料区零星会空几个区域,其他零食百货倒是还和往常一样。

还有可能因为现在开门的时间缩短了,每天上午10点超市开门,每天下午5点超市就关门,以前可能是9点关门。

复工前严把进厂关。记者了解到,企业全面摸排了40多名工人的信息,对于从外地返厂的工人,把离开到返回期间的行进路线都记录下来,并告知防控要求。同时,提早制定了厂区防疫应急预案,在生产车间、食堂、办公室等地,均张贴了明确要求。

这家家禽定点屠宰企业8日紧急复工,在暂停活禽交易情况下,应政府部门要求承担起定点屠宰的任务。在防疫物资紧张的情况下,政府部门加紧协调,为企业首批解决了2000只口罩等防疫物资。企业对所有即将复工的场所进行了一次全面消毒。李勇说,该市对保供应企业的防疫要求更是严上加严,员工排查、隔离设施、防护措施等全部达标后,才能复工。

“有没有赶去超市,要买的菜,卖没了的情况?”我问。

“就看到的情况,手机app买菜还不算是小区主流的、大范围的购菜方式。”艾青说,一来现在物流配送人员较为紧张、小区严格限制外人进入,另外如果在线买菜平台的菜品供应不够丰富,面临一个上千户的居民,很难顾及每一个家庭居户的需求。

“‘禽难卖’影响养殖户、‘禽难买’影响群众生活,怎么办?我们就考虑利用卫食园公司屠宰生产线等现有资源,打通产业链条,对家禽实行集中屠宰、冷链配送、冰鲜上市的供应模式。”蚌埠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李勇向记者介绍他们的做法。

确诊病例中,南昌市179例、九江市100例、新余市100例、上饶市98例、宜春市74例、赣州市69例、抚州市63例、萍乡市24例、吉安市17例、鹰潭市11例、景德镇市5例。治愈出院病例中,南昌市27例、新余市13例、上饶市7例、抚州市7例、九江市6例、宜春市6例、赣州市2例、景德镇市1例、萍乡市1例、鹰潭市1例、吉安市1例。

2020年1月27日开始,“饿了么”协同“万吨通”供应商全力组织货源,联合渠道在武汉的本地便利店如“有家”“Today”“百果园”“鲜丰水果”“天香果园”等上线生鲜便利服务站;两天时间,首批100个生鲜便利服务站目前已经开始营业。截至目前,美团“手机菜市”在武汉有22家站点供提货运营,据介绍,蔬菜、肉禽蛋、粮油副食等品类需求量较大,日均销量占比近60%。2月1日,永辉超市到家业务全国单日破20万单,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此外,还有记者截至发稿前尚未获取的京东到家、物美多点、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多个社区到家服务平台在运营。

在厂区内的宣传栏里,记者看到了这份应急预案:

事实上,大规模的普通民众不得不去人流量较大的超市采买带来的交叉传染风险引起了很多人重视和隐忧。比如知名作家、武汉市文联主席池莉就多次强烈呼吁,要动用全社会力量采取切实隔离措施到社区,比如从农贸市场或田间地头集中采购物资,再借助公交车、单位公车实现“配给制”送菜到社区,生活用菜到社区后,以人不见人的方式扫码支付交易,老弱病残家庭粮蔬由社区工作人员送上楼,以切实阻隔烈性传染病的不断再传播。

1月23日起武汉公共交通停运、机场铁路离汉通道暂时关停,到距今十多天后,艾青的感受是,武汉市场的民生物资供应已有保障;但每次出门去超市采买都严阵以待,一来是力求做好隔离防护,二来是卖得太快、都在囤菜,并不少见的是居民拖着推拉杆行李箱去买菜装菜。

在她看来,对于害怕去人流多的地方,满足日常所需的话,这个方式还挺多人选的,不过不足的地方是,毕竟是业主自己组织的团购,当前的菜品还是太单一了,只有蔬菜没有肉类,要买米油调料品、水果这些还是得去超市。

王毅指出,明年中欧将迎来建交45周年,我们愿以此为契机,进一步加强中欧高层交往,共同推动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迈上新台阶,共同为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提供更多稳定性。(完)

现在有些菜上面不会标记价格,我记得自己就买过一次比较贵的,13块钱一斤的芹菜,那时候的一把芹菜就花了20多块钱,但是现在价格是5、6块钱一斤,上周买香蕉是2块多钱一斤、这个礼拜是5块多钱一斤,可以接受。而且,其实很多时候都没法比较贵不贵,只能说能买到就很好,不在意价格上涨,在物资这么紧缺的时候,能买到就能好。还有些菜,会写有XX爱心菜的标注,价格比较便宜。

记得今年2月初,我是第一次去小区附近的中百买菜(注:即中百仓储,为武汉本土连锁商超),当时是中午大概一点钟去的,想着这个时间人们中午都回家做饭,可以错峰;结果过去是看到基本上货架只剩下很少的菜了,只剩下日常的菜了。

我拿了菜去称重的时候,看到称重台旁有根白萝卜,可能是别人无意中掉的,我赶紧问称重员能不能卖,人说你拿去吧。当时开心坏了,我看到萝卜上有些小伤,但无所谓,已经很高兴了。

王毅称,中欧作为世界上两大文明和两大力量,我们都主张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都坚守多边主义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都致力于自由贸易和开放型世界经济。中欧合作远大于竞争,共识远多于分歧。我们是伙伴,而不是对手;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你是没感受到,在那种情况下,人很难理智地去想什么,因为有那么多人在排队,可能有一两百个人在排队,每个人的推车都满满当当,大家都是这样在抢购囤货,你很理性去思考,只能说抢到什么赶紧去装到自己的车上,而且你也无暇思考人与人之间要留有1~2米的距离。

以下内容来自艾青口述:

“现在武汉市场上,政府提供给民众的物资采买主要途径是大型商超;”她担心的是,这样一来分散在各大居民点的百货商超,却也成了人流量集中、空间相对密闭的采买点。

厂区大门门卫室旁有间更衣室引起记者好奇,公司副总经理侯君介绍,“这是我们临时设置的,上班员工都要穿白大褂、戴红帽子,下班的时候将衣帽挂在更衣室里,房间里专门安装了一个移动式紫外线灯,晚上统一消毒。”

但过了两天,艾青告诉记者,“美团买菜要靠抢了,东西秒光。”在多次抢不到菜之后,她基本上已经放弃这种方式了。

会议强调,各地农业农村部门要从五个方面扎实做好合格证制度试行工作。一是全国试行,聚焦重点品种、重点主体和重点问题,力争用3年左右的时间取得明显成果。二是细化试行方案,制定时间表路线图,建立主体名录,广泛宣传发动。三是分级分层开展大培训,确保掌握合格证内涵要义和开具要求。四是因地制宜,开拓创新,探索行之有效的推进办法。五是强化日常检查,严格执法监管,开展网格化管理,严厉打击虚假开证、冒用他人名义等行为,严防不合格农产品进入市场。

截至2月8日24时,江西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740例,其中重症病例65例,治愈出院病例72例。

因为每个人买得多,一下子买一个星期的量。而且因为大型超市,方圆几公里就这么一个,公共交通早就停了,走路过去超市并不近,而且采买的东西也非常多,提个箱子会省力。

物品供应是充足的,但很难消除人的恐慌心理,而且一般会觉得我出来买一次到买点就多少天不出来嘛,所以大家还是会大量地购买。

看到我拿到了萝卜,排在我身后的一对夫妇赶紧也问,还有没有、还有没有萝卜,结果都没了。我应该是拿到了全场唯一的萝卜!

丨 小区业主抱团:微信群团购套餐蔬菜

在武汉汉口区某中百仓储的蔬菜选购区,市民在排队等称重,队伍里有两个市民带上了推拉杆行李箱装菜。

现在菜的价格持平吧,不算贵。刚开始封城的时候前两天,菜涨过一轮,后来超市被约谈过,价格有抑制不让上涨,价格算平稳。有些菜在冬季和年关时节本来也会涨价。

武汉现在就是把各小型社区型的买菜的小店小超市(尤其是买菜)的地方都关了,集中供应大型超市(武商、中百超市等),于是超市成了武汉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武汉现在就是把各小型社区型的买菜的小店小超市(尤其是买菜)的地方都关了,集中供应大型超市(武商、中百超市等),于是超市成了武汉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她想不通的是,“就算再囤,一家总会有需要一个人出门采购生活用品和食品的,为什么还不由各大超市划区分配物资进各小区?”

艾青数天前曾有在美团手机买菜的经历。“每天8点是美团买菜开抢,我前几天时间里8点02分一看,app上面的东西基本不剩下什么了,”艾青记忆很深,“堪比双十一,东西秒光,挺考验手速的。”

2月9日,艾青的小区业主微信群里居然开始团购仟吉(注:为武汉本土知名连锁蛋糕西饼店),业主团购的品种更丰富了,米油蔬菜最基本的需求之后,馄饨、汤圆都有了团购。这让她觉得,经历了恐慌和紧绷之后,普通的武汉民众仍然乐天,“已经这样了,冇得办法,日子要继续过只能快速适应,冇得么事!”

丨手机在线买菜:“堪比双十一,考验手速”

反而在结账的地方反而比较顺畅,因为现在都开通了刷脸支付、线上支付,多种支付方式供人选择,速度很快。

实行封闭式管理,尽力减少交叉感染风险。记者看到,企业把生产区、办公区员工分开,生产区员工的生活用品均是企业统一采购。

复工3天来,这家企业肉鸡日屠宰量从7000多只增加到1.3万多只。

疫情防控是否会带来互联网平台本地生活业务大爆发?此前,记者从各方了解到情况是:

“小区业主微信群团购”这种类似于自治自救组织的小区业务自行团购方式,是艾青讲述中的另外一种小区住户最广泛使用的“主流购菜方式”。

后来,我看到方便面货架那边,都是一箱一箱的方便面直接放在货架外面,货架总被一抢而空,工作人员已经懒得打开放到货架里了,因为大家也都是整箱整箱的买走。

丨 “像打仗一样”的超市采买:“我拿到了全场唯一的一根白萝卜”

“小区门口美团排队买菜的,都排几米了。”2月6日中午十二时许,艾青给我发了一张实拍图,在其小区门口广场美团买菜自提网点前,8个人间隔开站着、都拿着小拖车和包装袋,队伍延伸到了近十米开外。

比较让人崩溃的是去称重排队,2月9日,我去中百里三个小时,大概两个半小时在排队称重,前面是四五十人的队伍。其实现在已经从原来2个工作人员称重变成了四个工作台,但是从来没觉得队伍这么缓慢而漫长。

就艾青的观察来看,小区主流现在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小区业主微信群团购”,但是这种团购产品目前是蔬菜为主,如果住户有更多的需求,比如肉类、水果、奶制品、米油调料就只能去到大型超市购买。

记者也全副武装地进入肉鸡屠宰车间,看到20多名戴着口罩的工人,正熟练地忙着浸烫、打包等工作。“现在防疫形势这么严峻,公司想了很多办法,我也要做好防护,只有这样才能安心工作。”工人刘道庭说。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8747人,解除医学观察8559人,尚有1018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在蔬菜区,感觉像打仗一样,每个人的推车里都装得满满当当,人(一到蔬菜购买的地方)就已经没有办法冷静地去思考说,挑选什么、价格多少,是不是和人群隔得太近?只能说看到什么抢什么。选菜的时候,都是在人群里穿来穿去,也难再去在意那么多。

保卫科配备手持电子温度计、75%酒精、口罩、喷雾器+消毒剂(用84消毒液按比例配制);对进入工厂人员进行记录,包括姓名、来源地、体温、联系方式等;对进入厂区车辆及货物使用消毒剂进行喷雾消毒……

所以也别怪大家都集中那个时间去超市,你去买过一次菜就会知道,基本上拿出一种蔬菜,就没有了;一个东西拿出来很多人就抢没了,不再是面对一排的东西精巧细捡,不是你要买什么,而是有什么给你买。

“前一天早上抢,并不是当天能拿到菜,等到第二天早上去自提点提菜。美团买菜方面会根据前一天的购买量来确定第二天的配送。”她尝试买了些家常蔬菜,结果发现因为买菜的人多、取菜的人也非常多;而且,考虑到环保、也估计因为现在物资较为紧张,美团买菜自提时不再供应塑料袋,人们买得又多,这就出现社区门口取菜点里,小区住户就有托着行李箱、买菜的小推车去排队取菜的情形。

“有!很多。”艾青没有丝毫犹疑回答。

反而街道社区、小区物业方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被感受到有什么行动。“生活物资送到大超市肯定便于行政管理配送,但是带来民众得去超市采买,形成的人口在密闭空间的大量聚集;如果社区联合物业,对市民生活便利有更多疏通的话,民众可能会能更安心待在家里。”

有更多的需求,比如肉类、水果、奶制品、米油调料就只能去到更大型超市购买,但是一个超市,比如我家附近的中百,东南西北面覆盖了多个楼盘、数万人口,人群就会非常密集。我听说永旺超市会限流,人都在外面排着,隔一段时间放一些人进去,但这样其实大家在外头排队的时间反而也许更长了。大家去超市,口罩、手套都带着,但是这么多人,不是说主要通过飞沫传播,要完全隔离,你说难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