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岁志愿军老战士孙景坤深藏功名甘于奉献一生清贫

新华社沈阳10月12日电 题:一等功臣 英雄本色——96岁志愿军老战士孙景坤深藏功名甘于奉献一生清贫

新华社记者牛纪伟、梅世雄、于力、高爽

1952年10月27日,孙景坤闯进了357团3营指挥部,请求参战。营长当即命令他向161高地增援。

这场战斗,是志愿军发起的1952年秋季战术反击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力支援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

在农村,拆旧房是其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从5月5日到5月9日,5天时间,我们拆了200多栋旧房。”陈明说,这是干部夜以继日奋战的结果。那段时间很辛苦,一早出门,有时晚上12点才结束。

尽锐出战,全力攻坚最硬骨头

在毕节市,今年初,市委组织部更是从全市1100多名县级领导干部中,筛选出13名扶贫“特种兵”,分别到3个未摘帽贫困县的重点乡镇担任党委书记,去啃脱贫攻坚最硬的骨头。

孙景坤看到,整个高地硝烟弥漫,尸横遍野。正在这时,一群头戴钢盔的美军,端着卡宾枪向阵地冲上来。

去年以来,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就从已脱贫县和非贫困县抽调289名乡镇(街道)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和业务骨干组建脱贫攻坚“同心助攻团”,奔赴未脱贫县开展助攻支援。

志愿军将士们拼死阻击,伤亡惨重。

正如在战场上一鸣惊人一样,战斗英雄孙景坤这一次的选择再一次令人震惊——

1952年10月,炮火连天的朝鲜临津江畔,激烈的秋季战术反击作战正在进行。

副排长孙景坤带领营部9名战士,一人扛着一箱手榴弹,利用敌人火力死角,机智勇敢地冲上161高地。

“再也不用夏天从河里挑水、冬天从镇上拉水吃了。”沙坎村的贫困户王兴文说,为了通上自来水,村里2011年就到8.5公里外的隔壁县协调水源点,后来虽然接上了,但供水不稳定,三天两头断水。

1953年,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举行的纪念抗美援朝战争三周年授功典礼上,孙景坤荣获一级战士荣誉勋章,并受到中国代表团和金日成的亲切接见。

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孙景坤所在部队夺取了美军王牌部队陆战一师苦心经营一年有余的一处坚固的环形防御阵地——161高地。

来到猫营镇沙坎村一户村民家,洪海朝着院坝边的水龙头快速走去,用手拧开后,一股清水哗哗流出。“这都成工作习惯了,一到农户家,先看看水管里有没有水。”他说。

在家乡务农的数十年间,孙景坤深深隐藏自己的战斗功绩,吃苦在前、不求享受,从不争名争利,受到了群众的高度赞扬。

这是“助攻干部”攻坚克难的一个缩影。今年3月,贵州启动脱贫攻坚“冲刺90天打赢歼灭战”,要求各地与时间赛跑,紧盯“收入达标、吃穿不愁、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等指标,精准梳理查问题,不折不扣抓整改。

再次入朝后,孙景坤没找到老部队,只好二次回国。当他费尽周折终于打听到老部队下落后,又第三次入朝。

回乡之后,孙景坤将组织关系交给村党支部、退伍手续交给地方民政部门,对自己的功绩只字未提。

他就是那位三次奔赴朝鲜战场,九死一生,荣立一等战功,荣获朝鲜一级战士荣誉勋章,受到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会见,1953年随志愿军代表团回国受到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领导人亲切接见的战斗英雄:孙景坤——今年96岁的中国人民志愿军40军119师357团3营7连战士!

多位扶贫干部告诉记者,“助攻团”的到来,体现了各地为攻克最后贫困堡垒,推动一切力量向一线下沉的导向。“‘助攻团’教给我们攻坚打法,让我们的方向更明确、思路更清晰、打法更精准。”望谟县乐旺镇党委副书记、坡头村脱贫攻坚指挥部指挥长刘恭利说。

刚下“火线”,又上“战场”。

“今年1月22日,腊月二十八,我去新单位市医保局报到完,就投入沿河的工作了。”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思渠镇党委第一书记陈明说。之前,他是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沙子坡镇党委书记。

为重新夺回161高地,美军在大批飞机、坦克、火炮配合下,疯狂发起进攻,阵地一片火海。

本来,孙景坤是不用参加这场战斗的。

“老孙,你们可来啦!”浑身是血、多处受伤的支全胜大喊了一声。孙景坤赶紧把他抱进坑道,一边为他包扎伤口,一边察看阵地。

去年6月,安顺成立市级脱贫攻坚帮扶督导组,从已出列县区选派31名干部到紫云县常驻。普定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社会事务管理服务局局长洪海是其中之一,关注饮水安全是他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1947年,孙景坤入伍,先后参加四平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解放长沙、海南岛等战役,英勇善战,舍生忘死。1949年,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沿河县,地处贵州东北角,与重庆交界,武陵山脉与乌江在此交错,是贵州挂牌督战的9个深度贫困县之一。

孙景坤大喊:“打!”战士们一齐开火,手榴弹投向敌群,打退了敌人进攻。

这场战斗,孙景坤和战友们一连击退敌人6次反扑,守住了阵地,但牺牲很大。他说,这么多年,他最怀念牺牲在战场的战友。

像陈明这样,从铜仁市其他脱贫出列区县选派到沿河县任职的乡镇党委书记还有12名。对他们而言,刚从“火线”下来,又上新的“战场”。

“这几年,各方面支持帮扶力度很大,望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唐成诚说,角色的转变让他必须尽快融入这个新的集体。而他的任务就是帮助发现、解决问题,让当地在脱贫攻坚中少走弯路。

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为支持未脱贫的从江县和榕江县,当地也从已脱贫出列县提拔38名优秀干部到两县担任乡镇党委第一书记。去年7月,因在脱贫攻坚中表现突出,时任雷山县丹江镇党委书记的李晓生被提拔为州扶贫办督查专员,随即就被抽调到从江县加鸠镇。“脱贫攻坚让我得到历练,我一定不负重托!”他说。

就是他,坚守初心、甘于清贫、乐于奉献、本色不改。

从农民成为战士,又从战士回归为农民,在谈及这一选择时,孙景坤说:“谁叫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呢?只要能够为老百姓做一点事情,在哪个岗位上都一样。”

在担任村干部期间,孙景坤仍保留忠诚担当本色。三年自然灾害时,全队男女老少都要去食堂就餐,农民自留地全部收归生产队。时任红旗公社古城作业区主任的他考虑到一些老人、小孩和行动不便的残疾人可能因此吃不上饭,坚持提出不同看法,结果被撤销作业区主任职务。直到1963年,他才得以平反恢复职务。

按照安排,“同心助攻团”成员应以助战地工作为主,不脱贫不脱钩。“省里宣布册亨县脱贫的第二天,我就来了。”在望谟县郊纳镇任党委第一书记的岑南峰说,在郊纳工作期间,自己被提拔到州委组织部工作,但还从没去这个新单位上一天班。

聚焦产业发展,是“助攻干部”的重要工作。在全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的榕江县计划乡,乡党委第一书记肖先钟最近也专门对中药材种植、黑毛猪养殖等产业进行了摸底。去年以来,计划乡通过多种长短结合的增收项目,让全乡1720户7669人实现了产业全覆盖。

这种干部交流方式,已被贵州多地使用。聚焦未摘帽贫困县,各市州强化内部统筹,将人、财、物等优势资源向最需要的地方汇聚。

“那上边有许多缴获的飞机大炮,我很感兴趣。”张德胜说,“其中有一页写到奋战在危急时刻的副排长孙景坤,我就想,这不是我们的二大爷吗?”

“后来,我随志愿军代表团回国,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幕,孙景坤至今激动不已。

一个人生命的长度是有限的,但一个为祖国和人民建立赫赫战功的共和国英雄的生命,却可以超越生命的长度拓展生命的宽度。

查漏补缺,持续巩固脱贫成果

在望谟县乐旺镇,镇党委第一书记张航把之前在贞丰县白层镇工作时大面积推广花椒种植的经验带了过来。“发展产业不是建一片基地就完了,关键还要在产销对接、利益联结上下功夫。”张航说,目前全镇已经形成了“水中养鱼、山上种花椒、坝区栽魔芋”的产业布局,正充分挖掘乡土能人,打造一支不走的工作队。

“入党了,就要牢记党员的初心和使命。”孙景坤说,“想想战场上那些牺牲的战友,我还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党叫干啥就干啥!”

1955年复员时,战功卓著的孙景坤放弃了可以留在城市的机会,选择回到自己家乡辽宁省丹东市元宝区金山镇山城村务农。

为了让村民们尽快脱贫致富,1984年,孙景坤组织村民先后成立了共同致富小组、扶贫致富小组,还把分给自己的40亩地重新分配给5户从黑龙江迁来的贫困户。

后来,刘恭利在村里也借鉴了这个办法。“我会让驻村队员画出负责区域的网格图。路怎么走、房屋有几栋、哪些是搬迁户、哪些是贫困户,都要一一标记。”刘恭利说,如今所有人脑海里都装着一张小地图,时刻接受脱贫攻坚“大考”的检验。

就是他,和平年代深藏功名数十载,复员回乡带领乡亲拦河造田,造福一方;

指路径、点问题、出主意、教方法,在贵州剩余的9个未摘帽贫困县,这批外来的“助攻干部”与当地干部同心同行,既督又战。“同心助攻团”、帮扶督导员、乡镇党委第一书记……虽然在各地称呼不同,但步调和目标高度一致——攻下最后的贫困堡垒。

“敌人第四次反扑的时候,有2个敌人借着烟雾的掩护,从侧面绕到我身边,离我就两三米距离。”孙景坤端起“水连珠”步枪,“砰、砰”两声,敌人应声而倒。

岑南峰回忆,起初他们摸排时发现,有62栋房子存在安全隐患,但很多人不愿进行危房改造。望谟县郊纳镇懂闹村村民任扬学开始也比较排斥,干部多次入户跟他交心谈心,终于打开了老人的心结。通过整合力量,很快就在推倒的旧木房基础上,为任扬学新修了一层砖房。

孙景坤的选择,体现了一名党员的风骨,折射出信仰的底色,也映照着中国共产党人的赤子初心!

“离开的时间好像越来越近了,但我觉得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有些基础还得打牢一点才能放心。”从江县东朗镇党委第一书记蔡子明说,要抓紧把在之前工作过的麻江县龙山镇发展产业积累的经验,运用到东朗镇刚起步的辣椒产业中。

安顺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地处贵州麻山地带,石漠化严重,长期饮水困难。

没有不透风的墙,被刻意尘封起来的战斗功绩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如今,硝烟散去,孙景坤身上却留下20多处伤疤。“现在腿上还有一颗子弹没取出来。”他指着腿上一块已经变黑的皮肤说。

回乡第三天,孙景坤就拿起农具到生产队劳动,很快就担任生产队长。他带领乡亲们大力开展粮菜生产和山城村建设,用几年的时间在家乡滚兔岭上栽下了13万棵松树和板栗树,并修建水坝改造耕地。几十年过去,小土坝已经成为守护两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坚固河坝。山城村有一条河,洪水泛滥常年吞蚀土地,他带乡亲们一起挡河造田,改造了一百多亩耕地……

村民们不知道孙景坤曾立下赫赫战功,可大家觉得,他是党员,上过战场,政治上过得硬、靠得住。山城村村民刘玉慧说:“这老爷子很善良、很慈祥、很公正,我们现在过上了好日子,都得感谢这个老爷子。”

提起镇上的张航书记,她说最受益的是一场考试。今年4月11日,张航组织全镇300多名扶贫干部集体进行了一场考试。“教育资助、低保的标准是什么?危房改造档次有哪些?……”一个个脱贫业务的基础知识拷问着每一个人。如今,干部们结合实际工作,对政策的理解和掌握程度日益加深,很多人已经变成群众身边的扶贫“活字典”。

驻村干部朱永才说,以前一年四季都在保供水,大家都成“水利专家”了。去年得益于帮扶督导,村里利用政府帮扶资金,重修了供水线路,管道也从塑料管换成镀锌管,饮水再也不成问题了。

此后,孙景坤把余生献给了亟待脱贫的家乡热土。

“养了一个多月伤,心里时刻想着奋战在朝鲜战场的部队和战友。”腿伤还没好利索,孙景坤就第二次跨过鸭绿江奔赴前线。

今年的疫情、汛情给脱贫攻坚增加了难度,贵州9个未摘帽贫困县的干部群众不懈努力,克服不利影响,取得可喜成绩。眼下,各地正在查漏补缺,保持问题动态清零,全力提高脱贫质量和成色。

“紫云县是我参与脱贫攻坚工作的第3个县。”在帮扶督导组任组长的安顺市平坝区政协副主席张发龙说,帮就是查找问题,督就是对照问题查落实情况。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同村村民张德胜偶然得到一本书,名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军战史册》。

1952年11月8日,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为孙景坤记一等功。

在家人的搀扶下,他从病床上艰难坐起来,说话口齿不清。但当听到熟悉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旋律,他突然有力地戴上泛白的旧军帽,敬上标准的军礼,坚毅果敢。

闻令而动,“调兵遣将”助阵支援

陈明工作过的沙子坡镇曾是印江县的贫中之贫,去年4月,当地摘帽退出。原本以为可以松口气的陈明,到了思渠镇才发现,这里基础条件更差,压力更大。

那时,阵地上的3营8连只剩下副连长支全胜和5个战士,他们已把爆破筒和手榴弹抱在怀里,准备随时与敌同归于尽。

“那场战斗打下来,好多战友都牺牲了,鲜血染红了阵地,最后只剩下我们4个人。”回忆起68年前并肩作战的战友,孙景坤眼含泪水。

这是脱贫攻坚战中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完成了本地的脱贫任务,来不及卸甲休息,即奔赴外地新的“战场”。

多年前,还在州直单位工作的唐成诚出差去过望谟县。今年2月25日,作为兴仁市鲁础营回族乡党委书记,他被派往望谟县新屯街道任党工委第一书记。

1950年10月,从海南战场撤回的孙景坤随部队入朝参战,很快就与美军在朝鲜龙水洞地区展开激战。冲锋在前的孙景坤腿部中弹,被送回丹东治疗。

这是战士孙景坤军旅生涯中经历的最惨烈战斗。